小鹿男圈养基地

给我更多的小鹿粮_(:з」∠)_

小鹿男饲养手册【一】【二】

CP我X鹿

微博上发过,搬过来。

【一】

[悠远的清溪白鹭画出一个神秘符咒,召唤出稀有SSR式神小鹿男!]

   

    公屏上字字清晰,但是召唤界面一片空荡。

    BUG了?

    按了返回,式神录里依然没有,带着迷茫随手戳了下姑获鸟。

    “啊孩子,你究竟跑到哪里了(あ…坊や、一体どこに行ったの)……” 

    鸟姐的语音完美诠释我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地向客服提交了问题,换号继续带狗粮。 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我都快忘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因为 另一件事夺去了我全部的注意力——家里好像进了个小偷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近乎苛刻的整理癖患者,我能感觉到家里的器具被悄悄动过,卧室床头的台灯、书架上的图册、茶几上的玻璃杯、撘在阳台上的衣服……最明显的是放在餐桌上的水果拼盘每天都少一样。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财物丢失。 

    难道还有专门来吃水果的小偷?我感到非常不解,决定安装针孔摄像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天晚上下班回来,我打开了监控视频记录。

    进度条滑动到我清早上班离开后不久。

    浴室没有问题,阳台没有问题,客厅没有问题,卧室……

    视频里的景象让我差点停止呼吸。

    放置夏衣的柜子门打开了,红发幼崽小心翼翼地向四周张望了一番,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,好像在仔细听外面的动静,发觉没有威胁后,才整个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从他漂亮的小脸,挪向棕底白斑的幼鹿躯体、细瘦四肢和小小的蹄子。

    再看向他手里的鼓槌,挂在身边的鹿头小鼓。 

    ……小鹿男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活生生的,小鹿男。

    原来我的确召唤出了它。只是它没有出现在式神录,而是直接掉进我的衣柜里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它轻轻推开了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它蹑手蹑脚地走到餐桌边,从盘子里摸了一个削好的梨块。

    它含着梨子,来到书架边,看了一会儿,将一本博物画册取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它的每一个动作都轻盈而悄无声息,让我莫名想起童话里那位来去匆匆的田螺姑娘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合上电脑,转身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胆小的小家伙,以为我会伤害它吗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在衣柜前蹲下,没有贸贸然打开门,只开口问:

    “你不怕黑吗?”

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你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还有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难道游戏是日文语音包,所以它听不懂中文?

    “哦哈哟?”我的日语词库实在非常贫瘠。

    依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终于失去了耐心,伸手拉开柜门。

    不等我看清里面的场景,小小的鼓槌迎头砸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——森之力! 

【二】

晚上七点零二分。

    我站在浴室镜子前,给自己脑门上的肿包涂药。

    罪魁祸首正在餐桌旁吃饼干。

    是的……被迎头敲了一槌以后,我还得细声细语地安抚,赶紧拿出食物讨好,并时刻保持距离,才让它稍微放下戒心。

    听到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,我才想起自己下班到现在没吃饭,赶紧拾掇好自己转战厨房。煮的面条比平常多放了一些,我在想那头小鹿会不会想吃,嗯如果它不吃我就留着明早热一下当早餐。

    很快,热气腾腾的鸡蛋面端上去,拨出一小碟的份量和叉子一起放在它面前桌子上。

    它抬眼看向我,透过面食的雾气微微动了动嘴唇。我没有听到它发出什么声音,但是直觉它是在道谢。它好像能听懂我的话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肯开口。 

    站起来收拾碗筷的时候,视线不经意从它没有任何遮盖的鹿躯上滑过。我忽然想起来,游戏里为了和谐,小鹿男的某些部位是没有建模的。

    于是视线不由自主地继续往下延伸……它的短尾巴不像游戏里那样微微翘着,反而很文静地垂在那里,加上居高临下的角度,只能看到毛茸茸的圆润臀瓣,遮住了我好奇的风景。

    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装作东西掉在地上,好趁机蹲下来观察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多年受教育和道德谴责交织而成的理智,战胜了突如其来的猥亵想法。

    ——真是,这跟偷窥女生裙底的变态有什么分别!

    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。


    吃过饭洗过碗,我领着它把家里电灯、饮水机之类的功能和用法简单演示了一遍。它很聪明,上手非常快,如果它能上学,一定是老师最喜欢的那种乖巧灵气的好学生。

    这么走了一圈,我发觉如果接下来想长期养小鹿的话,家里很多摆设实在非常不方便,不过正好明天是周末,有时间修整一下。

    我环视着屋子,脑子里一边规划着,目光转向本来专心研究IPAD的小鹿男,忽然发现它看似认真低头盯着屏幕,但实际上那双金色眼眸已经半睁半闭,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。 

    我无奈地将IPAD从它手中抽走,它才猛地惊醒,有些茫然地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你该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时段对人类来说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来到客房,我伸手想把它抱到床上,却遭到了警惕的强烈抗拒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鹿蹄子怎么上榻……”我说着,心想又不像猫爪子那样能攀爬。

    它皱着眉站在那里,看向我的目光很奇怪。 

    难道是不习惯在高处睡?必须贴地?

“好吧那你睡在地上吧。”我扯着被褥蹲下来铺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哒哒!”

    我感到一阵凉风从我的头顶掠过。

    本来站在我身后的小鹿在我眼前落地。

    ——它竟然,趁我蹲下来,从我身上来了个立定跳远! 

    好吧,我一时糊涂忘记了梅花鹿弹跳力惊人这件事。

    但是!怎么能就这样跳过去呢! 

    然而对着这张漂亮的小脸,还有它水波潋滟的眼睛,眉目间促狭的笑意,实在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。

    行行,知道了!你跳最高!你最厉害!

    哎。 

    被褥放回原处整理好,它动作非常灵敏优雅地跃上了床,收拢四蹄卧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揉了把软软的红发,我从客房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把家里需要改装的地方简要画了图,十一点多的时候我才去洗漱睡觉。直到躺在床上,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竟然真的召唤了一只小鹿男。

    鹿角刚冒头没多久的样子,分叉也不多,还是个未成年鹿呢……

    它真的是在森林里长大的么?一定是那种遮天蔽日的茂盛丛林,才会有那么白皙的肤色。 

    它的蹄子实在非常小,我一只手可以握住两个吧,四个也说不定?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蹄子踩在地板上发出细碎的声响。

    卧室的门被悄悄打开。

    小家伙来干什么?怕黑? 

    来吧,床上留给你的地方绰绰有余。我闭着眼睛继续装睡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它站在了我的床边,打开了昏黄的台灯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温暖细长的手指轻轻碰了碰我的额头。

    那是之前被鼓槌打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湿润的呼吸打在脸上,挟带着风拂林间的清新与温柔。

    ——原来“吹一吹,痛痛就飞走了”这种说法,并不只是在人类中流传么。

    我闭着眼睛不敢睁开,直到听着它离开。 

    它专程过来,好像就是为了这件事。 

评论(13)

热度(180)